首页 资讯 关注 交流 UCC 赛维 指南 图片 视频

利润

旗下栏目: 培训 利润 技术 案例

LLM学生在美国如何找工作?通用汽车法务给你讲少数股东持股|我在

来源:大漠秋深 作者:peka慧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11
摘要:现在大家知道LLM学生找工作很难,但是在十年前,找工作更难,当时的难度是超出想象的,根本没有预测到。直到两三年后我遇到了一对香港夫妇,他们的一番话让我终于放下执念,开始自己真正的律师执业。 卜宏蕾律师,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学院,在通用汽车上海分
现在大家知道LLM学生找工作很难,但是在十年前,找工作更难,当时的难度是超出想象的,根本没有预测到。直到两三年后我遇到了一对香港夫妇,他们的一番话让我终于放下执念,开始自己真正的律师执业。

卜宏蕾律师,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学院,在通用汽车上海分公司担任法务5年后,赴美深造,在德克萨斯大学法学院完成LLM学位后,起初在自己一直钟情的公司法领域求职未果,转而进入移民领域。经过几年的工作沉淀,终于放弃执念,将热情投注移民法,并结合自己中国法、公司法的背景,专注投资移民,成为了硅谷L1跨国公司高管工作签证和EB5投资移民签证领域别具特色的专家型律师。想知道通用汽车法务的工作体验是怎样的么?想知道LLM学生如何在美国找到工作么?想知道什么是L1,EB5,少数股东持股么?那就快点来看今天的节目吧~


作者:刘晓笑

摄影:陶冶

1、您在复旦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后就在上海的通用汽车担任法务开始工作了。通用汽车是全球著名的五百强企业,在上海的通用汽车法务工作一定也不简单吧。请问您那段工作经历是怎样呢?

我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了八年,前三年曾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以及德国最大的仪器仪表公司工作,后来就到了上海通用汽车,担任公司的法律顾问。我去上海通用汽车的时候,还在筹备阶段,当时筹备组织有26个人,我算是上海通用汽车最早的员工之一。我一开始到上海通用汽车的时候,他们还在进行合资合同的谈判。1997年上海通用汽车是作为上海市政府十大市政工程的第一位,所以等于说一个企业的项目成为市政工程的头号项目,可以说是很醒目的的一个合资项目。上海通用汽车第一辆车下线的时候,也是上海市副市长来主持的下线仪式,学会开服装店的必备条件。也是非常轰动的一个项目。那段经历对于我后来律师工作都是一个很好的基础,我非常感激通用汽车给我一个很好的平台,让我有很多接触涉外法律业务的机会。而且我们那个时候谈判金额也都非常大,都是上百万上千万美元的项目,给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您为何在上海做通用汽车法务五年后,来美国留学呢?当时在择校时有何考虑?

来美国并不是我主动的选择,而是因为我的先生作为一名工程师,被公司派遣到美国,我拿的是L2(跨国公司高管配偶签证)来到美国的。来到美国之后,自己别无所长了,我想还是要做律师的行当吧,所以到了美国以后就重新又申请法学院。

当时也看到别人的做法,比如有的做会计,很少人做法律。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法律行业,就还是选择读法律。当时美国传统的方式应该是读JD,但是我毕竟已经在上海工作了八年,跟学校已经有点脱节,就想还是选择LLM一年的硕士课程。

我当时申请的时候有三所学校当时考虑过。一个是西北大学,一个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法学院,还有就是加州大学戴维斯法学院。前两所大学都是排名14位的,但是西北大学是私立学校,学费更高,所以我选择了UTAustin,其实我比较后悔。因为如果从我后来的工作地点来看,我当初应该选择UCDavis,因为我先生的工作地点是在硅谷,那么我法学院毕业后应该也是要回到硅谷来的。UCDavis是硅谷当地的学校,我可以用到校友的资源,但是我选择了德州的UTAustin,毕业到现在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用到德州的校友资源。所以如果能重新选一次,我真觉得UCDavis比UTAustin对我来说更好。

(那么当时周围也没有人给你相关的选择学校的建议么?)

因为当时中国人读法学院的很少,我身边也没有相应的样本可以参考。所以只能自己判断。


3、我们都知道LLM学生在美国找工作很难,您在十年前LLM毕业找工作估计难度更大,那么您在毕业后找工作的经历是怎么样的?为何最终选择移民法呢?

学生找工作很难,但是在十年前,找工作更难,

小县城做什么生意好
小县城做什么生意好
当时的难度是超出想象的,根本没有预测到。因为那个时候律所还是用非常传统的3年JD毕业的学生,像我们这样在其他国家有本科法学学位,然后在美国读LLM的学生,对于美国律所来说不是一个conventional的careerpath,可能lackof training,毕竟是一年的program,不管从语言能力掌握还是formallegal training都会有所欠缺。发简历过去,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我在中国做了八年的公司法务,我当时就想只找公司律师,其他领域都不在我的求职范围内。宁可我从公司法律助理开始做,也不想找其他领域的,但是结果都不太幸运。最终我找到了一家圣何塞的移民法律所,就开始在这里开始做移民法了。

(那么后来您又为何选择独立执业呢?)

因为我做了一段时间移民业务,觉得比较顺手,干洗店起什么名字好。而且中间也陆续生了孩子,就想在自己家附近开一个律师事务所,可以照顾孩子和家庭。虽然我当时在做移民法,但是心里还是想着什么时候回到公司法领域。

这对香港夫妇是干洗店的老板,在湾区有三家干洗店,他们一番话让我终于对自己的执业有了重新的认识,他们跟我说了一句话,叫做“无商不富”,你不要总是想着给别人打工,你要有自己的business,你看你现在多好,已经有自己的律所了。你应该想办法把这个律所经营好,才能得到自己的财务自由,他们也说到他们两个从一家干洗店发展到三家连锁店,他们的两个孩子也是都培养成了牙医。牙医也是一种既有专业服务,也有自己的business的职业,他们告诉我要成为自己的businessowner。怎样连锁干洗店

这对香港夫妇给我了我很大的职业上的震动,让我真正开始珍惜自己的工作,想要把自己的律所经营好。

与此同时,我也发掘出了移民业务中的打油层,sweet spot,也就是结合我的公司法背景,做跨国公司高管工作签证和投资移民签证。在这个领域我可以做得非常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从此我真正地开始醉心于、enjoy做移民业务了。

4、您现在的主要业务内容有哪些?可以给我们具体讲一下您专攻领域中比较有特色的内容么?您最骄傲的一段职业经历是怎样的呢?

我原来做的是公司法和移民法两块,现在因为我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有雇员,我就把自己的工作重心都转到了移民业务领域,因为我可以比较成熟的模板来训练我的助理,容易推广运用。而公司法占用我自己比较多的时间。在移民业务中,我主要做跨国公司高管工作签证和投资移民签证。

公司法的背景给了我很好地平台。首先,以前我在通用汽车每年审阅的合同有上千个,标的额也都是上百万、上千万的;第二,一般在湾区的移民律师很少有公司法的背景;第三,我在来到湾区之后也做了三年的移民法业务,对于移民局动态、脉搏的把握也更加准确。这三点让我在做跨国公司高管工作签证和投资移民方面都更加得心应手,可以说是毫无障碍。

移民业务里面我们主要做的是employment based的移民,第一个是L1跨国公司高管工作签证,还有EB5投资移民签证。前者是对于中国公司在美国设立后用美国公司的身份来把海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技术人员派遣到美国来,协助美国公司工作的一种工作签证。近些年来很多中国公司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海外扩张,建立他们的子公司。我给很多这样的中国公司的高管提供了这样的服务。

第二个,在投资移民领域EB5现在也是中国的一个热点,有很多家长为了小孩的教育,在美国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取得绿卡。投资50万到100万美国,创造10个就业,就可以获得绿卡。投资移民有两种,国内的中介做的主要是区域中心的,但是我们这边做的是在美国直接投资,比如购买餐馆、开幼儿园,创造十个就业,在获得投资收益的同时,又可以解决绿卡问题。


5、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什么是“少数股东持股”么?它在投资移民领域是如何应用的呢?

我的公司法背景对我的移民业务有很大的加分,我可以很容易地把公司法知识应用到移民业务领域。比如跨国公司高管这一块,它的前提条件之一是海外公司要成为美国公司的关联企业,移民局认定的“关联企业”是要形成控股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海外公司在美国公司拥有51%以上的股权。我们碰到的情况是海外公司的股东持股比较分散,他们共同持有这家公司,现在他们派其中一个股东到美国来设立美国子公司。美国公司是其中一个股东占100%的控股权,但是这个美国公司的股东在他的海外公司只占少数股权,有30%。如果纯粹这样做是不可能构成关联企业的关系的。这个时候我们就运用一个公司法上的votingagreement,叫做“投票行动一致人”的协议,我们帮他起草与另外一份这样的协议,那么另一个股东在董事会和股东会的投票权都依附于美国的这个股东,那么另一个股东和美国股东的投票权是一致的,从而使美国股东的实际投票权达到51%以上,形成了“实际控制人”,运用这个概念,我们可以向移民局说明,这个美国股东既是中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又是美国公司100%的全资所有人。这样使得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之间形成关联关系。

(是不是一般的移民律师不知道这样的架构方式呢?)

其他的移民律师可能也听说过,但是可能不敢运用这样的一个概念来构建关联企业和少数股东持股。但是对我来说,因为我的公司法背景,我可以非常轻松地运用这个概念。不会有法律障碍和心理上的障碍,因为对我来说这是公司法上一个非常简单明了的概念,完全是合理合法的。

(除此之外,公司法背景对您的移民法业务有何帮助作用呢?)

我现在做的跨国公司高管业务和投资移民业务可以运用到我现在所有的知识,包括中国法、公司法、移民法。我在中国执业八年,对中国的法律、中国客户能给我提供什么样的法律文件,以及中国的外汇管理业务都非常了解,我通常会指导客户,如何在外经贸委得到一个外汇投批复,然后再到外汇管理局做备案,然后再把资金从中国合理合法地汇出到美国来。这是之前我在做公司法时候一个惯常业务,所以我可以很熟练地知道我的客户如何去操作。同时因为对公司法的理解,我可以在给中国客户起草美国公司的商业合同、并购合同方面的格式、要求进行一些指导。比如中国公司在美国招聘的时候,会在招聘广告上要求年轻、身高、性别。我会跟他们说,你来美国开业,不是为了来违反美国法律的。你在中国可以在招聘广告上这样写,但是在美国不可以这样写。因为我熟悉中国和美国的法律环境,所以可以给客户很多商务方面的指导。而且因为我对公司发的了解,所以我对业务的商业合理性判断有很好的理解,通常一个商业计划书我会审核一下,告诉他们你的商业计划书在美国的法律环境下会有什么问题,这是对客户来说不仅是法律方面的指导,而且还是对他们商务方面的指导。这对我在客户的跨国公司高管签证业务中有很好的帮助作用。

刘晓笑律师

微信

美国锐蒙律师事务所 RimonLaw

2479E. Bayshore Rd., Suite 185, Palo Alto, CA

责任编辑:peka慧

上一篇:赛维互联网O2O模式洗衣利润更大

下一篇:没有了